货运事实的空运会议 第一天要点编译

圣地亚哥 – 货运事实的空运会不仅吸引了来自亚太地区的业界人士,还吸引了来自五湖四海的航空业各个方面的重要参与者。买家、卖家、金融家、服务提供商和航空公司相聚一堂,相互交流,共同讨论空运行业的未来发展。 第一天要点编译 737-800虽然目前在结构上发现一些麻烦问题,但与会者普遍还是认为长期看不会影响其最受欢迎的窄体机改装机型的地位 虽然IAI正式宣布启动了777-300ERSF项目,但连同777PF(原装货机)一起,并不能完全取代象747-400F和AN-124这样具有前鼻装载功能的大型宽体货机 DHL对CRJ-200改装货机表现出一定的兴趣,认为这个机型可以作为其枢纽到二级,二级到三级网络的一个补充。 立即登记参观下一个会议在法兰克福,欧洲空运会议2020   

柯林斯航空将于2020年第1季度重新交付Q300F

伊努伊特航空公司和柯林斯航空公司在4月份引进一架DASH-8-300(MSN 300)进行大型货舱舱门改装,并预计今年年底完工。 伊努伊特航空公司的销售和内部业务发展部经理大卫·范德兹瓦格向《货运事实》透露,目前,该改装项目正在位于蒙特利尔的伊努伊特航空公司飞机库中进行,一旦完成,该项目预计能在2020年第一季度获批一张STC,之后不久便会重交付给伊努伊特航空公司。 伊努伊特航空公司几年前就已经开发出了自己的小门Q300改装项目,并成功改装了两架自有的飞机。与柯林斯航空公司合作开发的大型货舱门STC将能够装载托盘货物和其他因体积过大而无法通过乘客门的货物。改装后的货机有效载荷约为6吨,与ATR 42F的大致相似。 伊努伊特航空计划从自己的机队中至少再选出两架Q300,使用大型货舱门对其进行改装。

波音公司747-8F的订单积压量降至19架

积压的19架747-8F订单中,有大部分在未来是要交付给UPS的,而UPS对波音公司仍有15架同型号飞机的定期订单。至于波音订单薄中的其他四架飞机,尽管被指定给“身份不明的客户”,但这些飞机很可能最终会成为伏尔加航空集团(Volga-Dnepr Group)旗下某航空运输公司机队中的一部分。去年,在范堡罗航空展(Farnborough Airshow)上,波音公司和伏尔加集团宣布双方敲定了五架747-8F飞机的订单。今年3月份,波音公司向航空资本集团(Aviation Capital Group)交付了订单(64787)中的一架飞机,后者随后将该飞机租赁给了空桥货运航空公司(AirbridgeCargo)公司 [FAT 004793]。 于是,747-8F的未来将何去何从呢?目前,该型号飞机的产量正以每月0.5架的速度增长。如果没有进一步的订单或生产率的变化,747-8F的订单积压量将在2022年底左右枯竭。早在2016年,波音公司就已经在正式的场合暗示了该项目的结束不可避免。该公司在宣布其2016年第二季度的营收结果时表示,“如果我们无法获得足够的订单和/或市场,又无法降低生产和其他方面的风险,我们将能预料到我们会承担额外的、也许是重大的损失,有鉴于此,我们完全有可能决定终止747的生产。”

C3 Aerospace 引进A320进行改装

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的 C3 Aerospace (“C3”   向《货运事实》证实,该公司收购了一架A320机身,并已将该飞机送往位于堪萨斯城国际机场(代号为MCI)的飞行管理系统(FMS)进行客改货配置。 据该公司估计,改装工作将在明年夏天完成,之后不久将是飞行测试。该公司不肯说明MSN,但《货运事实》认为它是之前在天空航空公司(Sky Airline)服役的1523,因为根据航班跟踪公司FlightAware的消息,该架飞机已于8月23日抵达MCI。C3表示,它的工程伙伴Structural Integrity Engineering(简称SIE)已经完成了该项目大部分的改装设计工作,并且初期需要的部件和工具也已经就位。如果没有延误,C3航空公司预计最早能够在2020年的第3季度或第4季度为其A320改装项目收获一张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发放的补充型号合格证(STC)。 虽然C3致力于成为第一家拥有A320 STC的公司,但它肯定不是第一家试水机身改装项目的公司。从历史上看来,A320机身的改装并不容易,包括空中客车和EFW在内的两家公司先前合作购入A320机身,但都没有成功完成改装。

澳航即将引进A321P2F 但是从谁那里呢?

澳洲航空公司将为其机队引入最多3架由客机改装为货机的A321s,作为与澳大利亚邮政[FATs 005092-5093]签署的七年扩展协议的一部分。随着第一架飞机即将于2020年10月投入使用,所有澳航的A321P2F将专门为澳大利亚邮政公司飞行,该公司自1922年以来就与澳航签订了一份航空邮递协议。 目前有两个A321-200客改货项目已经分别引进了一架飞机并开始动工:一个项目由321精密改装公司执行,此公司是精密飞机解决方案公司(Precision Aircraft Solutions)与航空运输服务集团(ATSG)成立的合资企业;另一个项目由EFW公司执行,此公司是新加坡科技工程航空航天公司(ST Engineering Aerospace)和空中客车公司(Airbus)按55/45比例合资的企业。但哪个项目将重新交付第一架A321-200P2F货机呢? 尽管澳航没有详细说明其将如何采购改装给料或哪些公司将参与到重新交付首架A321P2F的项目中,但该航空公司大胆表示,其将是首家运营A321P2F的航空公司。《货运事实》(Cargo Facts)相信总部位于卢森堡的Vallair公司将至少租赁一架EFW改装的A321-200P2F给澳航,可能还会租赁另外2架,尽管对此出租方和改装方均拒绝置评。 从今年2月,Vallair公司就开始宣传由这两家合资企业改装的A321-200F在2020年第一季度即可交付使用。鉴于Vallair公司是这两个项目的启动客户,并且由于澳航期望使用第一架改装完成的A321货机,作为出租方的Vallair公司将向澳航供应一架A321F,这几乎是肯定的。Vallair公司名下目前有两架A321-200S在改装,EFW和321精密改装公司各负责一架。其中一架A321-200S(891,之前由刚果金航空公司Flycaa所有)由Vallair公司于2017年8月从荷兰爱尔开普飞机租赁公司(AerCap)收购,并在奥兰多桑福德国际机场(SFB)进行“321精密改装”。第二架(835,之前由奥努尔航空所有)正在新加坡的实里达机场(XSP)工厂由EFW改装。 合格飞机的预期重交付取决于监管机构何时为项目发布补充型号合格证(STC)。此前,尽管两个改装项目都已宣布了预计能在2020年第一季度获得项目合格证,但ATSG上周对投资者表示,“目标是在明年的第二季度末获批STC。” EFW,就其本身来说,仍然预计在2019年第4季度获批一张STC,并且,至少目前看起来,似乎能捷足先登,赶在321精密改装公司之前收到一张STC。 回到澳洲航空公司的交易,某一熟悉该交易的消息来源在其所发布的社交媒体帖子中将澳航与Vallair公司、ST航空航天公司以及EFW改装的A321联系起来。这可能意味着目前正在实里达机场接受改装的835,最终将被收编至澳航货运机队中运营。另一方面,《货运事实》认为,虽然澳航打算引进三架A321-200P2F,但只有第一架的订单已经被确认。至于另外两架的订单,预计很快就会最终签署。 澳航预计,每架A321P2F飞机的运力要比该公司目前拥有的四种型号的737-300SF(23478、23486、23488和23490)和一架737-400SF(24796)分别高出9吨。以上型号的飞机目前由澳航的全资子公司澳洲快运(Express Freighters Australia)运营,该公司还运营一架767-300F(33510,之前由全日空航空公司所有)并即将为澳航运营新引进的A321P2F。尽管目前澳航和澳洲快运都不运营任何A320系列飞机,但我们注意到,澳航旗下联属公司捷星航空运营8架A321和52架A320。

贝德克航空公司预计将在6月前获得其737-800BDSF项目的补充型号合格证

本月上旬,位于以色列的贝德克航空集团(Bedek Aviation Group)开始对其客改货的第一架737-800BDSF(30498,前Transaero)进行飞行试验。即将完成的测试正在特拉维夫进行,而之前的客改货项目也是在此地进行的。 尽管美国联邦政府的部分停摆推迟了飞行试验,但贝德克公司告诉《货运事实》,预计联邦航空局(FAA)将在今年5月或6月对飞机进行认证。与此同时,第二架737-800已经在特拉维夫进行了改装。贝德克公司在2017年为其-700变型进行了首个737 NG项目认证,自那时以来,已重新交付了四架完成了客改货配置的737-700BDSF飞机,其中的三架交付给了阿拉斯加航空公司(Alaska Airlines),另一架交付给了香料航空公司 (Spicejet)。 回到贝德克公司的737-800BDSF飞机的徽标,飞机目前的徽标涂色并没有显示出其属于某一个特定的运营商。相反,Spectre Air Capital金融租赁公司、飞机所有者和改装客户的标志在飞机上均有显示。2017年10月,Spectre Air Capital金融租赁公司成为贝德克公司737NG改装项目的首批客户,订单为15架737-800和737-700客改货飞机,以及一个不超过15架的追加订购选项。当时,Spectre公司已确认向韩国仁川航空公司(Air Incheon)提供其前三架货机,最初预计将于2017年底交付。鉴于Spectre公司的第一架飞机已经提供给了香料航空公司,《货运事实》相信30498最终可能会与另一个运营商合作。 把眼光转向进行-800改装的特拉维夫之外,贝德克公司告诉《货运事实》,另外两个位于中国的MRO将代表其进行737NG的改装。去年,天津海特工厂引进了一架737-700BDSF,为Spectre公司进行改装,并刚刚完成。尽管MSN尚未确认,但预计天津航空货运公司将成为这架改装飞机的租赁客户。第二批-700最近在天津进行了改装。除了海特,贝德克公司还计划在宜昌三峡机场附近的贝迪克凌云工厂(Belinco)引入一架-700进行改装。  

AEI预期短期内授予STC交付了737-800SF与埃塞俄比亚

二月份,美国AEI授予FAA 为客机737-800机身改装为货机配置的补充型合格证(STC)。交付的首架改装货机机型737-800SF(29121,前考兰登航空)预期几周内在埃塞俄比亚航空运营。 为未来适应737-800SF机型转换,AEI宣布授权济南STAECO为指定的项目改装中心。STAECO有开始于传统737机型改装PEMCO,执行各种改装可触人工的悠久历史。最近STAECO被授权命名作为第二个波音737-800BCF客机改装货机的项目中心。七月份,STAECO改装了首架737-800机型,随后波音公司为阿尔及利亚航空改装了飞机。除了STAECO和迈阿密商用喷气式飞机外,AEI计划改装在基隆拿的KF航空航天设备和多森的商用喷气飞机设备。 尽管十二月已经完成AEI的合格飞机改装,但由于部分美国政府部门关闭,进而导致此项目的一STC 核发延迟到今年。AEI仍然为第二个获得STC,改装窄机737-800的项目。在2017年4月,波音公司获得了FAA和EASA STCS改装737-800BCF的项目。以色列的贝代克航空集团在完成机型改装的过程中也获得了STC证书。 看看其他的有源和发展中的窄体机改装项目,右边的这张图表显示六个公司中至少有三个可利用窄体机平台。PEMCO期望紧急发布一个关于737-700 客机的FlexCOMBI 的FAA STC 。 同时空中客车家族的窄体机改装仍然落后一点。321 机型的精改装(精改装和ATSG联营 )早在这个月宣布对A321-200 机型 的切割金属P-T0-F项目,并期望在2010 1Q 中认证改装货机。EFW 期望在今年底认证空客A321-200 机型的P-TO F项目 ,在2020年认证空客320机型的P-TO-F项目。 对窄体货机改装感兴趣的被邀请参加《亚洲空运会议》。

亚马逊航空,ATSG租赁货机数不断攀升,并加强ATSG的股份所有权

近期,亚马逊宣布将向航空运输服务集团(ATSG)的租赁子公司货运飞机管理公司(CAM)另行租赁10架波音767-300型改造货机,以上飞机将于2019年与2020年,每年交付5架,租赁周期为10年,并包含为期3年的合同续延选项。亚马逊还将目前从CAM租赁的12架波音767-200BDSF以及8架波音767-300BDSF的租赁协议分别延长了两年和三年 。 然而,在以上10架新增租赁货机、以及在之前的20架租赁货机的基础上,亚马逊航空(Amazon Air)机队扩编可能还会继续,根据协议约定,亚马逊最多还会向ATSG申请17架额外的租赁货机,合计的波音767机型规模将达到47架。 所有租赁货机,将由ATSG下属的航空公司为亚马逊提供运营服务。具体服务的框架,类似于2016年,亚马逊和ATSG当时所签署的20架货机租赁协议。作为该协议的一部分,亚马逊有权购买最多高达19.9%的ATSG股份所有权。该认股权证将于2021年3月到期,关于亚马逊是否行使权利目前尚不清楚。 通过此次10架货机的交易协议,亚马逊进一步拥有了对ATSG的所有权从19.9%继续增加至最高达到33.2%的认购期权。该部分认购期权与ATSG的股票价格紧密相关。目前,ATSG的股票为每股21.53美元,相比2016年当时的每股9.73美元,增长了至少一倍。在2026年1月之前,如果亚马逊再行租赁17架货机,其对于ATSG的认购期权预计将从目前的33.2%扩大到39.9%。 亚马逊航空的机队扩编并不出人意料。上个月,ATSG和阿特拉斯航空集团(Atlas Air Worldwide Holdings)各自履行了协议要求,将20架波音767改造租赁货机交付给了亚马逊,并为亚马逊提供运营服务。业内人士和金融分析师认为,亚马逊机队扩展到45架货机以上,仅仅只是时间问题。近期,《货运事实》经分析认为,已经有超过40架货机,在以各种形式为亚马逊提供运营服务。 ATSG与美国航空(AA)达成协议,未来三年,ATSG将从美国航空获得20架波音767-300ER退役客机。在该协议达成后仅仅1天,亚马逊与ATSG宣布了此次10架货机的交易协议。通过美国航空流转出来的退役客机,ATSG会逐步部分或全部转换为货机配置,并在重新交付给货运市场。至少,其中部分的飞机资源,最终会租赁给类似于像亚马逊这样的重要客户。 在一系列新协议签署之后,问题变成了,50架货机或者67架货机(若购买期权全部履行),是否可以满足亚马逊航空的运营需求?2016年,亚马逊与ATSG和阿特拉斯的租赁协议在两个月之内相继宣布,历史是否会重演?目前,亚马逊没有表示还要租赁更多的货机,同时,阿特拉斯也没有富余的波音767机型储备。然而,在一个以发展速度著称的行业中,一切皆有可能。
Page 1 of 1412345 » 10...Last »
Get Latest Issue